我心中的“煤黑子”
发布时间: 2019-01-11 17:54:20     作者:张 燕      来源:山西葡京国际厅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我是一个80后的煤矿工人,我的岁数与改革开放的时间相差无几,我在煤矿工作已有十五年之久。
  记得小时候,经常听大人们聊到“煤黑子”。上学的途中也总能看到他们,他们经常浑身黝黑,大夏天穿着厚厚的棉服,戴着安全帽,遇到熟人咧开嘴只见一口白牙,连嘴唇都是黑色的,好瘆人!每次看见他们,小伙伴们就会远远地躲起来!后来,偶尔会听到邻居们闲聊谁嫁了个“煤黑子”,可能挣钱了,一年至少能挣到一万块,那时的万元户就算是有钱人了。谁的老汉在煤矿上死了,赔了多少多少钱……那个时候我觉得“煤黑子”很可怜!
  八十年代初,车辆很少,如果路上还有经常行驶的车,那就是拉煤车了。我家和大姨妈家相隔有十公里,每次放寒暑假,爸爸都会在路上拦一辆拉煤车。在去姨妈家的路上,经常是老爸抱着我跟副驾驶的师傅挤在一起凑合凑合。有时候驾驶室满员了,“煤黑子”看在我这个小孩子的面子上会主动到后头的煤堆上蹲个把小时,等到我和我爸下车了,他们才再回到车内。就这么拦车坐车过了好几年,我对“煤黑子”很是感激与心疼,因为他们工作危险辛苦,为人还谦卑朴实,一想起他们我总会想到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。
  我十岁的时候,也就是九十年代初,父亲创业,去家乐泉开矿当了煤老板。令我记忆最深的是我在煤矿上住了半个月的那段日子。因为我是老板的千金,每次灶上开饭,做饭的师傅总是把大块的肉往我碗里夹,说小孩子正在长身体,但其实我是不爱食肉的。等到“煤黑子”们出坑后,菜里的肉已经所剩无几。每当看到“煤黑子”们用羡慕的眼神瞧着我的时候,我的心都会被触动。老爸经常说我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,知道体谅大人们的辛苦。那段时间,我也知道了一些“煤黑子”们不知道的信息,比如一会儿工商局的人来矿上检查了,一会儿税务局的人来收税了,一会儿煤监局的人来验收了,一会儿出工伤事故了,家属来矿上闹事了。总之,自从老爸做了煤老板,纠纷就无休无止地来临,所以,虽然当时的我年少无知,但已经清楚地知道煤炭行业是一个高危行业,无论是做工人还是老板都不省心……
  后来,我们从院子搬进了楼房,出门由拦拉煤车变成了坐小巴,五毛钱就可以从河口坐到古交。虽然老爸给自己配备了私人轿车,但我乘坐的次数十分有限,多数情况都是坐小巴。
  记得我在古交逛街晚了,坐小巴回家,总能听到其他车上有售票员发出脆耳的喊声:马兰,马兰,马兰……上车后,也总能听到人们的议论:马兰是个好地方,那里的楼房整整齐齐的,街道干干净净的,工人们收入也很高,人们称之为“小香港”!那时的我用尽所有的想象描绘着马兰的蓝图,心想,有生之年,我一定要到马兰转转。
  时间过得好快啊!转眼已是2005年了,我大学毕业,成为了马兰矿的一名工人,直到我来马兰报到的那一刻我才回想起曾经的愿望:有生之年,我一定要来马兰转转。而这一转就是十五年。
  在这十五年里,我已结婚生子。老公也是煤矿工人,也经常黑不溜秋地下井。每当老公下井的时候,我总会嘱咐:“下井的时候要注意安全,调整好了再下。如果没心思下的话,就不要强求了,哪怕少那么几个班也不要硬撑。”虽然这些话都已成家常,但我相信在老公的耳朵里,是暖暖的,甜甜的。
  我和老公结婚已经十三年了,对老公的嘱咐从未间断过,老公也从未厌烦过。我的这些家常话,让我俩的婚姻稳如泰山,我想,“煤黑子”的工作虽不高端,但它带给了我们丰厚的物质生活,也给了我们这个小家庭强大的精神支撑,因着这份艰苦的工作使我们能安安稳稳地生儿育女。近几年煤矿收入颇丰,很多人家买车买房,出国学习或旅游,而这一切无一不是煤矿这片黑金地给予的。
  工作之余,我也曾做过婚介。每当给“煤黑子”们介绍对象的时候,很多的男女都上赶着见面约会。我想,是时代的变迁和发展,改变了世人对“煤黑子”的看法,让“煤黑子”们成为照亮国家的“煤亮子”。煤炭行业不仅给予了百姓安乐的生活,也给予祖国和谐稳定的局面,我们心底深处感谢煤炭行业的存在,也更加感谢千千万万“煤亮子”的艰辛劳作,因为是这些可敬可爱的“煤亮子”们的坚持,才有了我们今天所拥有的美好一切!

  (作者单位:西山煤电马兰矿)

责任编辑:梁丽娜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

山西葡京国际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